葱油油

总是想到啥就写啥,文章老是没头没尾的,这辈子作文都不会及格了【byebye】
十分讨厌阅读理解,作文还有政治,最喜欢的是数学和历史
我绝对是异类

停在这一刻

玄玉府那段有个点很好玩,梦虯孙发动几个要上去干架了,八爪还特意抬头望了千岁一眼,千岁就转身了——你很行啊?!前脚还围杀千岁呢后脚就做可怜要人救你?这简直可以来个情景替换:

只见表弟令人拿了八爪,并遣人提来了几支长杖,竟是要当堂打死八爪的,八爪见那臂粗的木杖要是落到身上定是皮开肉绽哪里还有活路?便扭身抬起头望着上座的五少爷,盼能念在往日情分为自己说两句话,但五少只侧脸不看他。
若是从前他定是闹翻了天也要护八爪周全,然现在八爪暗里挑拨自己兄弟翻脸,侵占家业,之前甚至带人差点将自己逼杀至死,那点情谊早就冷了,便是想救,屋内的两个兄弟哪里肯放?只能侧过身当看不见。
八爪见五少不吭声心中也是一片凄然,又听见一...

几个新海境cut逗得我直笑,海境关系看起来这么复杂,就是因为人家是个与世隔绝的山沟沟,就那么几户人家互相结亲,当然觉得复杂咯,其实就是窝里斗hhhhhhhh,玄玉府那里太搞笑了hhhhh

以下零散脑洞

村长有五子一女,女儿待字闺中,长子随父亲做事,因头上有大哥扛着余下四子乐的清闲,又因皆非一母同出,所以四人平时也不玩在一块。老二老三就爱那斗鸡走狗赏花阅柳的事,老四为人内敛,少外出,与喜爱吃食的五弟走的较近。
八爪家是铁匠,专给村长家送器具。八爪父亲年岁大身体不行,所以都是他自己负责送货,几次下来,村长觉得这孩子为人谦虚模样生的也好,心中有几分欣赏,选了几本旧书送与他,八爪也有心上进,推辞一番也就收下...

越想越生气,我不想看金光了

© 葱油油 | Powered by LOFTER